林奈

不定时更新

【忘羡】暗中较劲

不一会,“老头”便来到了兰室。

这“老头”便是蓝启仁。

其实,说是老头,但他其实并不老,只是为人迂腐又死板,还留着山羊胡须,叫他“老头”都算是夸他了。

蓝启仁欣慰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爱徒蓝湛,又严厉的扫了遍余下的小兔崽子们,特别打量了一下传说中和蓝湛对阵都没有败下阵来的魏无羡,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蓝启仁对这样的人最是看不上眼,心想:“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?”

蓝启仁回过神来,轻咳一声,展开记载着家规的卷轴字正腔圆地念了起来。

魏无羡越听越无聊,左手撑着脑袋,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。

魏无羡一个转头,看到了蓝湛。看着蓝湛专心致志的样子,魏无羡顿时特别佩服他。

魏无羡闲的无聊,干脆细观起蓝湛。他不得不承认,蓝湛长得很好看。睫毛修长,皮肤白皙,五官无可挑剔。

“好看是好看,就是跟个小姑娘似的,脾气还那么臭,”魏无羡心想,“唉,可惜了。”

他这心里想的,就跟蓝湛脾气好一些他就能把人家怎么着了一样。

蓝启仁一本正经地念着家规,余光扫到了好几次魏无羡盯着自家蓝湛不放,心中气的很。

你说你生性浪荡,你皮你任性,愣个神还在他蓝启仁的忍耐范围之内。可看着魏无羡盯着蓝湛不放,他这就忍不了了。

自家蓝湛捧着都小心翼翼,宝贝的很,岂是魏无羡这种人能觊觎的了的?

蓝启仁清了清嗓子道:“魏婴,你起来。”

魏无羡心想:好啊,终于要轮到我了。

他慢腾腾地站起来,脸上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。

蓝启仁连着问了几个问题,魏无羡对答如流。蓝启仁心下一横,问了一个自认为很难的问题。魏无羡微微愣了一下,陷入了沉思。

整个兰室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起来,连呼吸声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蓝启仁觉得时候到了,便叫蓝湛起来回答问题,意料之中的一字不差。蓝启仁满意的很,觉得这样应该可以消下去魏无羡嚣张的气焰。

威武觉得这老头成心让自己难堪,便暗下决定想要气他一气。

蓝启仁觉得这么一出后魏无羡会安分一段时间,正高兴着呢,却被魏无羡突然一拍桌子吓了一跳。

魏无羡:“我有疑。”

蓝启仁不知道在心里骂了魏无羡多少遍,但他还是压下怒火:“讲。”

于是魏无羡便开始了他的表演,声情并茂地讲着什么“激起死尸怨气”“调动死尸化为己用”的话,为了气蓝启仁,魏无羡专挑他不爱听的讲,还一边观察着蓝启仁的反应。

蓝启仁气的山羊胡须都在抖,大声喝道:“够了!魏无羡,你给我滚出去!”

魏无羡求之不得,乐呵着“滚”了。

【忘羡】出名


第二天,魏无羡起的格外早,顺带着给几个同来蓝家求学的人讲了讲自己昨日的“光辉事迹”。

魏无羡说完,只见众人惊讶地张大了嘴,特别是江澄,气的脸都绿了。

为首的聂怀桑道:“魏兄好生嚣张,这下你要在这姑苏出名了。你说的那个棺材脸,怕是那蓝湛。”

“蓝湛,”魏无羡道,“哪个蓝湛?”

“还有哪个蓝湛,当然是那姑苏双璧的蓝湛。你如今把他得罪透了,你就等死吧!”
江澄边说边犯头疼,看着昨日那惹事生非的元凶只是随意地挠了挠头,恨不得一巴掌把魏无羡给拍死。

聂怀桑连忙把江澄挡在身后,道:“魏兄莫要担心,虽然你昨日闹出了这么一出,犯了不少蓝家门规,蓝湛作为蓝启仁的得意门生免不了向他告状,但是蓝家毕竟重礼仪,只要魏兄你这几日安分守己,那老头也不会多为难你。”

魏无羡这些年天不怕地不怕浪荡惯了,什么蓝忘机蓝启仁他才不放在眼里,更别提什么安分守己了。聂怀桑心知魏无羡根本不会收敛性子,但他还是好心提醒一下,至少魏无羡过了遍耳也有点印象。

魏无羡听完聂怀桑的一席话,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,随即毫无仪态可言地哼着小曲儿往授课的兰室走去。

聂怀桑看到魏无羡这般,便知道这人没有领会到自己的苦心,将自己的肺腑之言通通喂了狗,心觉万分无奈。

众人行至兰室,刚进了门,便受到了冷飕飕的一记扫眼。聂怀桑一看是蓝湛,暗叫不好,朝着魏无羡低声道:“魏兄,遇上这蓝湛,你就自求多福吧。”江澄也警告魏无羡不要惹事。

魏无羡心想:让我安分守己是不可能的,我倒是要看看这一对师徒怎么让我好看!

【忘羡】初遇


云深不知处夜,寂静如兽般占据着其中的每一个角落。在这里,蚁虫皆需低调行事,生怕哪位修士手一抖让剑气伤着自己。

可在这般幽寂的环境下,仍有人不安分。

阴暗深处,黑影鬼魅般闪过,却在跃上墙后被一道蓝色剑光吓了一跳。

黑衣少年连忙向周围望去,只见一白色身影修竹般立在不远处,皎皎月光映照出那眼底的波澜不惊。

“喂,蓝家的,”黑衣少年连忙调度了一个灿烂的笑容,“呐,天子笑,分你一坛,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?”

蓝湛望着墙上正用着满是期待的眼神笑眯眯地看着他的某人,瞳孔愈发的漆黑。

“云深不知处禁酒,罪加一等。”蓝湛冷然道。

那少年闻言一愣,干笑了两声,随即将一坛天子笑一饮而尽。

蓝湛顿时火就上来了,他还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!

蓝湛将什么“不准私下斗殴”“礼仪需得体”
的门规通通抛掷于脑后,避尘剑锋直指黑衣少年。那少年反应也不慢,拔剑应战。

两人你一招我一式,几个回合下来,那少年虽然位置不占优势,却丝毫不落下风。

蓝湛还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,心中气的很。一个不注意,一把沙土向蓝湛扑面而来。

那黑衣少年趁蓝湛掩面之际,撒腿就跑。待他跑远了,回过神向着盛怒的蓝湛,大声喊道:“我是魏无羡!”接着得意扬扬地转身离去。

“魏无羡这个无赖,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!”蓝湛心想。